第二十五卷 第三十八章 陷阱 - 莽荒纪

第二十五卷 第三十八章 陷阱

“轰隆隆~~~”三尊黑色傀儡和岩石巨人配合的堪称完美他们旋转着缓缓推进,一路绞杀。 “必须在四尊傀儡到达前,杀死这个妖孽祖神。”乌来世界神感觉到了危机,眼睛一红,他的攻势变了,如果说之前还在利用速度灵活来寻找机会,刀法显得诡异多变的话。那现在开始疯狂的乌来世界神,他的刀法却已经狂猛霸道! 耀眼的六柄战刀,每一刀仿佛都能劈开一方混沌世界,无尽威能尽皆收敛于一柄刀内。 刀刀暴戾。 “嘭嘭嘭。”一声声炸响,纪宁手中的永恒神兵一次次抵挡,却显得有些左支右绌。 “对,我真是笨!这个妖孽祖神只是用一柄剑,显然他的其他兵器威能要弱一筹,估计这柄剑是永恒神兵。”乌来世界神见纪宁左支右绌,不由大喜,“我六柄神刀,他仅仅一柄剑;;;;;;我像刚才那样一次次寻找机会他能轻易挡住,可我若是疯狂攻击,他反而挡不住了。” “任你剑法守的再好,只要和我的刀碰撞,也会有破绽出现。” “嘭。” 两大神魔流强者瞬间交手数百次,在死亡危机下的乌来世界神的无比狂猛攻击下,纪宁抵挡的很是吃力。 “破绽!”乌来世界神眼睛一亮,他终于发现了纪宁的破绽。 “呼。” 乌来世界神根本没有犹豫,在发现破绽的一瞬间;一汪冰冷的刀光就已经一闪而逝,窜过了纪宁的剑法防御圈,所谓趁他病要他命,一个关键变化就可能改变场上局势。所以乌来世界神其他的一柄柄战刀也同时劈过去。 “不----”纪宁脸色大变,连竭力抵挡,一步错;步步错。 “噗噗~, 还是有两道刀光一前一后,几乎同时劈在纪宁身上。 “哈哈;;;;;;”乌来世界神这一刹那眼中有着惊喜;可跟着他就露出了惊怒之色。 劈在纪宁身上的两柄战刀;在劈中纪宁身上甲衣的同时,就仿佛推了弹簧一下,弹簧会反弹,这甲衣中受到冲击力后同样蓄积了这股冲击力跟着就同样反震了回去,须知乌来世界神这两刀完全是拼了命的代表他极限威能的两刀了。 可现在,在他没有丝毫防备,没有丝毫心理准备下;两道可怕威能沿着两柄战刀传递过来。 “轰~~~”两道汹涌的冲击力;让乌来世界神几乎瞬间就往后倒飞。 有心理准备,和没心理准备,区别太大太大了! 就算一名凡人,知道有人要推他,提前有心理准备,就算遭到推搡,最多后退两步罢了。 可如果事先不知道;非常突然的遭到推搡,恐怕瞬间就被推倒在地!一名厉害的高手,没有预备的遭到偷袭,甚至能被弱者直接杀死! 这就是有没有准备的巨大区别。 “死。” 纪宁明明被劈中两刀,可他仅仅是往后重重后退几步,每一步都令整个生死大磨盘在震动,同时纪宁挥出了手中的永恒神兵,永恒神兵瞬间暴涨百丈长;几乎是在乌来世界神倒飞的一瞬间,就已经劈到了乌来世界神面前。 乌来世界神只能竭力用战刀挡在身前。 “嘭!!!” 原本就倒飞的乌来世界神;直接被狂猛一剑砸的跌翻在地。 可以说,这一剑,让乌来世界神雪上加霜! “是陷阱。”乌来世界神瞬间明白了。 “呼呼呼呼~~,一直在疯狂围攻,一直没有成功的大量金甲战士们见状几乎一个个抛出了绳索,乌来世界神被砸翻在地的一瞬间,就已经有绳索困住了他两条腿,他挣扎着嘶吼着反抗着,施展着战刀竭力欲要挣脱束缚。 因为他知道挣不脱束缚,就死定了。 “没用的。”纪宁站在远处看着,时而挥剑挡下攻向自己的那些金甲战士。 “输了?”血袍少年阿罗奕难以置信,可他当他看到乌来世界神被劈翻在地时,特别是一条绳索已经捆缚了他的双腿时,他就知道!输!了。 生死大磨盘上,金甲战士是非常危险的。 世界神圆满的实力,是能够抵挡住金甲战士,可一旦出现变故,比如跌倒了等状况,只要出现了一次这种危险状况,那么几乎就代表了生机已经离去,死亡已经降临!大量的达到世界境门槛的金甲战士们绝对不会给你翻身的机会。 “竟然败在了祖神之手。”一旁的金袍青年也遥遥看着生死大磨盘上的纪宁身上,他虽然非常傲气,可在这纪宁身上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他明白,这个祖神成长下去,必定会超越他的。 “滚。” “给我开。” 乌来世界神在竭力挣扎,可没用的,当他身上被第二条绳索捆缚住后,他反抗能力顿时大减,更多的绳索接连捆缚住了他,他眼中露出了绝望之色,他转头看着远处的祖神纪宁,发出低吼:“陷阱,是陷阱,就一步错了……” 纪宁站在那,四大傀儡已经到来,保护在他周围,挡住了无数金甲战士。 纪宁默默看着。 这的确是他的陷阱,严格说也算不上什么多么精妙-的计谋,可强者生死厮杀也容不得布多么精妙-的计谋。仅仅利用一点小‘陷阱,而已。 纪宁和乌来世界神交手后就知道,要杀对方很难,因为自己和对方实力相当,就算四大傀儡来了,以乌来世界神的速度和灵活,也能轻易穿行在金甲战士群中,可以躲的远远的。 所以,纪宁才开口下令:“速速来,与我一起,围杀这乌来世界神。” 这开口下令,就是要让乌来世界神听到,乌来世界神一听到当然急了,他虽然能逃,可总是逃跑算怎么回事?他可是要赢下这场对决的,所以自然会更加疯狂。 这时候;;;;;;纪宁才稍微露出点破绽,让乌来世界神没有丝毫怀疑 尔后中刀! 纪宁在争宝会上花了六百九十方混沌灵液才买到的‘水元甲,发挥了作用,两波反冲力道让乌来世界神毫无准备下吃了大亏!其实水元甲也没那么逆天,如果有心理准备不至于这么狼狈。像纪宁就是有心理准备的! 明明中了两刀,他也只是往后退了几步,同时早有准备的纪宁,在后退的同时就挥劈出了致命的一剑,劈在了倒飞的乌来世界神身上,将其劈翻在地。 这一剑,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被劈翻在地…… 特别是在众多金甲战士围攻下还被劈翻在地,几乎就代表了死亡,除非真的走大运,才有可能翻身。可惜乌来世界神没能走大运。 “呼。”手持葫芦的金甲战士,直接将乌来世界神收入其中,将乌来世界神绞成碎末。 乌来世界神在被收进葫芦的同时,还死死盯着纪宁。 纪宁只是看着。 因为他和乌来世界神,终究有一方要死。 “第三场结束。”三眼光头男子声音响起,所有的金甲战士都停下来了,跟着尽皆消散。 纪宁也是一挥手,收了三尊傀儡,苏尤姬也露出真容。 “走。” 纪宁和苏尤姬并肩化作流光飞出了生死大磨盘。 这时候这巨大广场上的其他几位修行者,包括眼界高的很,根本瞧不起纪宁他们几个的阿罗奕、符开他们两位也都沉默着,盯着飞下来的纪宁和苏尤姬,准确说,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纪宁身上。 “我,阿罗奕!”血袍少年阿罗奕盯着纪宁,开口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纪宁道:“阿罗奕,你还是多想想生死磨盘上的对决吧,现在该轮到你们了。”